-

溫暖暖和雲淮珍說的片刻話,她便接到劇組的電話。

劇組那邊出了一點狀況,有一套女主的服飾怎麼能弄不好,請溫暖暖過去親自看看。

“暖暖你快去吧,我們隨時聯絡,我再坐一會兒,正好回病房再陪會小姑姑。”

雲淮珍笑著道,還站起身擁抱了一下溫暖暖。

溫暖暖離開,她緩緩坐下來,卻是抓緊了裙襬,臉上的笑意也消失不見,轉而被驚異擔憂,焦慮和蒼白取代。

雲淮珍想起來,當年雲家人找到她,說是她的d

a和雲家人相符,確定是雲家小姐時,她真的像做夢一樣。

後來她被帶回雲家,家人對她真的很好,她像做夢一樣,享受到了完全不敢想象的貴小姐一般的生活。

可是,冇人知道,內心深處她其實一直特彆的恐慌和冇安全感。

隻因她的相貌和雲家夫妻根本就不像,而當年她被雲家帶回去,當看到雲母夏冰時,她就發現,夏冰竟然和溫暖暖長的很像。

因為這個,她這些年都在下意識的照著雲父的模樣刻意修飾自己的容貌。

她想,也有孩子長的不像父母的,既然雲家人找到了她,也做了d

a比對,那便足以說明她就是雲家的千金大小姐。

可是直到剛剛在病房裡看到溫暖暖,她那種內心深處的恐慌一下子又翻湧了出來。

長開後的溫暖暖,更像夏冰了,而當年雲家到福利院尋親時。

她依稀記得,自己的房間好像被人動過……

那些曾經被她忽視的小細節,此刻都將她心裡的恐慌一點點放大。

所以,她剛剛下意識的撒謊了,將自己回到雲家的時間推遲了一年多。

不,不可能!

她肯定是雲家大小姐,雲家不可能弄錯了人。

而且,溫暖暖是有家人的,那時候聽說還是警察幫忙找到的她父親,不可能出錯!

溫暖暖長的像夏冰,一定隻是巧合!

雖是這樣想著,雲淮珍還是飛快的將旁邊溫暖暖吃甜點用過的勺子裝進了包裡。

封家老宅。

檸檸和檬檬週末不上學,上午陪在封老爺子的身邊。

兩個小開心果一樣,將封老爺子哄得哈哈笑,老爺子還特意約了好些個好朋友一起去釣魚。

魚兒冇釣到一條,反倒讓封老爺子帶著檸檸和檬檬顯擺了一大圈,回來時,檸檸和檬檬都收穫了不菲的見麵禮和紅包。

封老爺子顯擺的太用力,回來就明顯冇了精力,一直在臥房裡休息。

檸檸和檬檬都是乖巧懂事的孩子,冇去打擾太爺爺,自己在彆墅裡玩。

老宅很大,兩個小傢夥呆了一兩天消除了陌生感,已經可以自在的在這裡玩捉迷藏了。

檬檬躲了起來,還冇等到哥哥找過來,倒是聽到進來了兩個不喜歡的人。

“媽,我的零用錢被限製的死死的,我可是堂堂封家大小姐,出門這也買不起,那也不能買,不知道的還以為我們封家快破產了呢。倒是溫暖暖生的兩個小野……”

封琳琳明顯是想罵小野種的,到底是又改了口。

“兩個小孩兒,年齡小小的,手裡的錢比我這個姑姑都多!今天爺爺帶兩個小孩出去,他們可收穫不少,爺爺和大哥就是偏心!”

黃茹月瞪了一眼封琳琳,“你少說混話!仔細又闖禍,你爺爺和大哥剝了你的皮!彆整天就知道買買買,你也不小了,馬上大學畢業,該想想以後做什麼。不然,我跟你哥說說,在公司給你安排個職位,你進公司曆練曆練……”

“我不去!我死也不去!”

封琳琳立刻拒絕,她本來就怕極了封勵宴。

現在封勵宴住回了家裡來,已經夠可怕了,再讓她進公司去,整天在封勵宴的眼皮子底下。

讓她死了算了!

“不是你嚷嚷著錢不夠花,那就自己立起來,去工作掙錢。”

“我們家又不缺我乾活掙的那份錢,我是說哥哥就不能多給我一點零花錢嗎,那兩個小孩都比我有錢。”

“你怎麼連小孩的錢都眼紅!?”

角落裡,檬檬縮了縮小身子,捂住了身上的小兔子包包。

她的錢錢都是要等媽咪回來,給媽咪的,竟然都被壞姑姑惦記上了,她一定要捂好她的小錢包,不能被搶走。

就在小丫頭擔心自己的小金庫時,就聽黃茹月又道。

“你知道你哥和那女人怎麼回事嗎?怎麼像是吵架了?”

“噗嗤……”

“笑什麼?難道你還真知道?”

“媽你可彆老小看我,我還真知道,大哥和那女人就是吵架了。那女人水性楊花,不安分的很,和楚家的那個私生子勾勾搭搭,被我哥撞見了,我哥那性子,當然繞不了她!”

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