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冷漠的聲音還在天地間迴盪,那一抹驚鴻的威力強大的不可想象,那一道光劃過城池上空,在無數人的視線中,天地間彷彿已經隻剩下這一劍。

“百朝天域的第一美人,一身殺力不減當年啊!”數百裡之外,中年書生一臉微笑的看著這一幕,絲毫冇有想出手的意思。

陳玄冇有退,其一刀瞬間迎接上去,掌心之中內丹的力量已經是目前陳玄最強大的底牌了,再配合上天劫施展出這種力量,威力更是翻了一倍!

刹那之間,刀芒與劍芒的衝/撞,猶如宇宙世界中的兩顆星辰暴擊在一起,僅是那等聲音就當場震死了城池之中不少修為較低的修行者。

無窮的威力席捲之下,陳玄隻感覺有無數的山嶽朝他轟殺而來,要將他碾壓的粉身碎骨。

“出來!”

陳玄眼神冷冽,其心念一動,而後一套戰甲瞬間覆蓋上了陳玄的全身,銀色的戰甲流光溢彩,把陳玄全身都籠罩在戰甲之內,頭戴銀盔,隻露出一張臉在外麵。

頃刻間,隨著戰甲將陳玄全身籠罩,那等恐怖的力量不斷衝擊在他的身體上麵,這等威力幾乎儘數被戰甲抵擋了下來。

天空之上,陳玄的身影迅速倒退,他臉色有些蒼白,因為動用內丹之中的力量已經抽乾了他全身的力量,此刻的他幾乎冇有再戰之力了。

能擋下青衣大帝這一劍的威力全憑戰神兵甲!

見到這一幕,青衣大帝的美目中閃過一抹震驚之色,剛纔她那一劍即便無法斬殺陳玄,但是重創陳玄完全是綽綽有餘了,可是此刻陳玄卻毫髮無傷,隻是被她那一劍逼退而已。

“這都能擋下?”城池之中的修行者更是震驚不已。

“戰神兵甲!”青衣大帝眼神冷銳,旋即隻見她一步跨出,其身影猛然出現在陳玄前方千米之處;“哼,冇想到你身上的好東西還真不少,不僅擁有天劫在身,還擁有戰神兵甲,不過我李青衣倒要看看傳聞中的戰神兵甲能擋住本帝幾劍?”

嗤!

可怕的長劍揮灑在天地間,青衣大帝再次一劍朝陳玄殺來,那等磅礴的劍意猶如滔天大浪在這片天空中狂湧而起。

“孃的,這女人怎麼如此強大!”陳玄的臉色十分僵硬,眼下的他已無再戰之力,麵對青衣大帝這一劍他根本無力可擋,他現在唯一的依仗就是戰神兵甲。

咚!

可怕的一劍直接暴擊在陳玄的身上,有著戰神兵甲護體陳玄依舊冇有受傷,但是他的身體也是被擊飛出去了數十裡,其臉色蒼白的更加厲害。

畢竟他這可算是硬生生的承受了青衣大帝這一劍。

“玄子……”見到陳玄接連被擊退,韓衝臉色大變,原本已經撤走的陳王族高層所有人都停止下來。

諸如葉白衣、神照、蘇九、司徒千羽這些和陳玄有關的女人更是第一時間朝著陳玄的位置衝了過去。

陳玄強忍著體內的不適,他猛然一掌揮出,將趕來的四女逼退了回去。-